弇柯

滚回es,夏目是天使啊!副会也是。握紧红茶会大旗。

考完试了。

更新的小车准备出发。

【滴,前方发现辅导班】

【滴,更新的小车请求返航】

现在老福特给我的感觉就是,我,好像,已经,没有人记得了。
辣鸡老福特

残云[1]

残云
*cp佣幸
*此文不要看(ノД`),极差
*不接受ky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四月。
蔷薇攀上红砖砌成的旧墙,稀疏的叶子打着卷儿,颤悠悠地朝向着背阳的一面。枝头的花倒是开了,暗红的花,在阴影下,在风里轻轻地晃着。
长势不好的蔷薇,只要一个星期的盛夏,就可以覆盖住这一面墙。
墙的砖皮在经年的雨水浸泡,阳光暴晒下,已经软绵绵地脱落了不少,露出涩黄色的墙坯。
墙不是很长,也不是很高,沿着墙边,就是一棵很大的,饱经风霜的槐树。槐树上是郁郁葱葱的叶子,树大的要两三个人和抱才能抱住,一片树荫斑驳的笼罩在地上,罩住小水洼,罩住好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,孩子的涂鸦。
在往前面走,墙就没有了,一排被时间腐蚀的应该可以说严重铁围栏暴露在阳光下,已经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了。围栏连接着一块柱子,乳黄色的油漆似乎已经掉的差不多了,上面是四个大字。
“第五中学”
小街马上就要被拆迁了,旧学校的对面的一排同样是用红砖砌成的,同样老旧的商铺房子里,早已没有了住户,只有细小的灰尘一层一层,寂寞的铺平柜台。老邻居都随着外出打工奔波子女去大城市了,再加上位置偏僻,可以说,没有人和车子会从这条小街上经过。
可是今天不一样。
与小街来说相对肥胖的出租车晃悠悠地驶进街道,车门被推开,一个青年从里面下来,拖出了厚重的旅行箱,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塞进司机的手里,带上了门,静静地站在学校大门前。出租车缓慢的掉了个头,一颠一颠地离开了小街。扬起的尘土又缓缓的落下。
现在,小街只有青年一个人了。
他看起来并不是很大,被生活模糊的面孔依稀可见年轻。棕栗色的头发撩到耳后,一副略显呆板的眼镜挂着鼻尖。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,一条有着磨损的七分牛仔裤,以及那个黑色的旅行包——这就是他所以家当。
风从槐树间穿过,树叶闪烁着阳光晃动,明明暗暗的影子照在青,不,是少年脸上。影子被阳光拉的很长很长,街道很安静。
沉默了片刻——或许很久,少年拖着看起来很沉的旅行箱,慢慢地走进这所老学校。少年的身影一点点地消失在教学楼里。阳光继续妩媚着小街,红墙被晒的有些发烫。砖缝间有着被以前的学生刻上的字迹,阳光从上面晃过,照亮了那个小小的角落。
“LUCKY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幸运儿。
所以认识的人,不认识的人,都这样喊他。
自己是有名字的啊,当别人喊他幸运儿的时候,幸运儿常常这样想。或许是因为每一次喝饮料总是会“再来一瓶”,或许是因为每一次考试尽管从不准备也可以考到令别人羡慕的成绩,或许就是因为这些让他人和自己惊异的好运气,所以这个外号才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着他,赶都赶不走,就这样嬉皮笑脸的跟着幸运儿,好像再说:“我就跟定你了。”
这个外号就这样陪伴着幸运儿从小学一直到中学,他慢慢地接受了他自己的好运,已经开始习以为常了。这个时候,他的人生被一个新同学给撞的支离破碎,再也拼不回去。
现在幸运儿还在想,如果自己没有遇见他,自己的人生是否也会像前十几年一样一帆风顺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
可是没有如果。
那个同学,叫做奈布.萨贝达。
自从幸运儿喜欢上了他,他的好运就渐渐消失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是说好的更新
*从这一段时间之后,我可能更新会少一点,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,我需要复习,暑假我会看情况来更新,因为我要参本,在这里非常抱歉了m(._.)m
*我永远喜欢幸运儿

我昨天的一天
语c对戏:1300+
码文:0
。。。
我应该去冷静冷静
对了一天的眼镜组,我可能要入坑了
[ps:我发现自从我c了幸运儿,每次我都可以幸运的撞鬼]

我想爬墙了,忘了我这个人渣吧

www今天晚上25粉了诶!
没想到我这条咸鱼也会有这个时候(喜极则泣)
真的是非常感谢各位了(鞠躬)
点文吧,我一点会在8月份之前写完的!
Cp限标签里的!

www,刚刚收到小可爱的回复,打错字了,赶快删掉,非常抱歉哈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